首页 > 正文
库尔勒医院妇科哪里好

库尔勒人流的费用一般是多少费用,库尔勒市做人流到哪个医院比较好,库尔勒市做无痛人流哪家医院较好的医院,库尔勒医院无痛人流多少钱一次,库尔勒妇科医院那个比较好医院,库尔勒看妇科病哪个好,库尔勒不孕不育哪家医院检查的好,库尔勒哪个医院不孕不育看到好,库尔勒正规医院无痛人流价格是多少,库尔勒市做人流去哪个医院好

  原标题:中国马拉松中的非洲淘金客:穿4块钱的凉鞋拿下3个冠军

凉鞋哥和Mutai

  总是一道黑影最先冲过终点线。

  11月18日,宿州国际半程马拉松赛,肯尼亚选手 Josphat 第一个抵达终点。

  10月29日,嵩山少林寺马拉松,埃塞俄比亚选手阿莫尼穿着一双蓝色凉鞋拿到第一名。

  名单可以延伸很长,冠军全是黑色面孔。

  这是因为,中国马拉松爱好者眼里重在参与的比赛,对于非洲选手来说,奖金是他们的饭碗,唯一经济来源。

  这笔奖金在他们的家乡是一笔丰厚的财富。中国最普通的一场马拉松比赛,1万元人民币的奖金,在肯尼亚,相当于工薪阶层月薪的三至四倍,能够追平医生、律师等少数高薪职业的收入。

  一名优秀“淘金客”的年收入约有10万美金,回到肯尼亚,可以买一块250平米的地。

  他们是一群来自肯尼亚、埃塞俄比亚的跑者。像一群候鸟,在马拉松比赛发令枪响之前,从非洲大陆飞来中国。

  跑步是与生俱来的天赋。他们利用这项天赋,改善生活,甚至改变命运…

  中国马拉松的非洲“黑中介”,唯一的黑人经纪人

  等待发令枪响时, 穿着蓝色T恤的Josphat不在队伍的最前方,而是站在荧光绿背心的选手之后。1小时7分钟后,蓝衣最先出现在终点。

  这是 Josphat 第一次来中国,今年他36岁。

  他是一个典型的马拉松全球淘金客。来中国之前,足迹已遍布欧洲多个国家。他低头掰着手指数着:德国、捷克、西班牙、波兰……。

  Josphat 记得,他的第一场比赛是在肯尼亚国内,获得第四名,奖金大约一万多元人民币。他很开心,在高手云集的肯尼亚,这是一个值得称道的好名次。

  从2002年至今,在田径场上, Josphat 已是不折不扣的老将。十多年来,他一直保持着高水平,参加的马拉松比赛,几乎都有斩获。

  由于实力出众,在欧洲的许多马拉松赛事中,他都被主办方邀请为领跑者。一次领跑会给他带来3000欧元的收入。

  在欧洲赛场辗转多年的 Josphat,去年通过欧洲的经纪人找到欧辰,表达了来中国参加比赛的意愿。

  非洲大陆东岸距离中国上海约10000公里,需要经过15个小时的长途飞行。第一次来中国, Josphat 感觉非常舒服。

  “中国的比赛很多,欧洲的比赛太少了。” Josphat谈到他来中国参赛的原因,“如果愿意的话,差不多每个星期都能跑一次。”

  中国马拉松呈现出爆发式增长的态势。2017年预计将有500场以上的马拉松赛事,而 2015年,这个数字还仅仅停留在134场。如果算上未在中国田协注册的纯“民间”赛事,赛事还要更多。

  11月18日,宿州国际半程马拉松赛,他夺冠并获得1万元奖金。而六天之前,11月12日的台州国际马拉松, Josphat 在中国的第一场比赛,成绩是第二名,奖金同样是1万元。

  “中国的比赛,要相对容易一些”。Josphat解释说,欧洲现在的比赛太激烈了,高水平运动员太多。“在中国能跑2小时10分,已经可以拿到第一名了,在欧洲,这个成绩或许只能拿到第五名,一分钱奖金都没有。”

  相比而言,Dairus的马拉松资历还比较浅,只有五年,但实力同样不俗。

  在洪泽湖国际马拉松赛与巴彦淖尔国际马拉松赛道上,Dairus均是获得全程组第二名,奖金分别是人民币15000元和12000元。

  Dairus的个子很高,两条大长腿,浓密的胡须覆盖了面颊。他戴着黑色帽子、穿着红色的休闲裤,比其他运动员看起来时尚很多。他今年30岁,刚刚结婚,朋友还习惯称呼他是“小男生”。

  “虽然很多中国人不会说英文,但是他们很想和我沟通,我很开心。”Dairus说他很喜欢中国,他觉得中国人善良友好。

来中国跑马拉松的黑人运动员

  回国前一天,Dairus躺在床上,比赛结束后的疲惫,使他快睡着了,跑步鞋凌乱的摆放在床边。

  Dairus现在穿是Nike品牌的专业跑步鞋。而在5年前,这是他不敢奢求的。那时刚刚跑步,没有收入,鞋子是一件奢侈品,“太贵了”。

  在肯尼亚,买不起装备是很多运动员面临的状况,只能彼此之间互相帮助。Dairus同样是得到朋友的资助。“如果朋友有几双鞋子,会给你一双”。

  经济窘迫曾经击碎了他的梦想。在跑步之前,他曾是一名大学生,专业是计算机科学,这是他的兴趣所在,但是没有毕业便辍学了。

  上学需要支付费用,而他的父母只是肯尼亚的普通农民,靠种植玉米、小麦为生,日子并不富裕,没有能力支持他完成学业。

  放弃学业,捡起天赋,Dairus开始跑步训练。和其他马拉松运动员一样 ,Dairus相信,跑步是他们与生俱来的天赋。

  他没有说谎或自夸,在非洲大陆,从不缺少这种天赋。许多长跑的比赛记录都是由肯尼亚、埃塞俄比亚等非洲国家的运动员保持。世界各地的马拉松比赛,从不缺少非洲运动员的黑色身影。

  Dairus来自肯尼亚西北部的埃尔多雷特,这个海拔2400米的高原之城,是肯尼亚乃至世界最著名的长跑之乡,这里曾经诞生了40多名世界级长跑冠军。

  擅长跑步,以跑步为生,脚下的天赋承载着他们的光荣与梦想,成为许多人改变贫困的唯一机会。

  阿莫尼火了,他被中国网友尊称为“凉鞋哥”。

  这名来自埃塞俄比亚的选手,在10月22日的靖远半程马拉松、10月29日的嵩山少林寺全程马拉松以及11月5日的榆阳

  让人们错愕的是,他全程穿着一双蓝色凉鞋完成比赛。这双泡沫凉鞋鞋底已泛白,金属搭扣满是黄色锈迹,已经损坏。在比赛中,阿莫尼一双大脚紧紧地包裹在凉鞋中,无需搭扣的牢固。

  第一次踏上中国的赛道。阿莫尼在一个月的时间里,先后参加了中国五个城市的比赛,拿到三个冠军、一个季军、一个第五名,累计赢得奖金48000元人民币。

  回到上海的住处,阿莫尼把“蓝色战靴”放在床头柜。这双在家乡购买的凉鞋其实“made in China”,价格是16埃塞俄比亚比尔,换算成人民币约4元钱。

凉鞋哥

  这条新开辟的淘金之路,非洲运动员最初跑起来并不容易,时常暗藏欺诈。

  因为体验了中国的理疗,Jackson走起路一瘸一拐,他在11月19日防城港开跑的马拉松比赛中获得第三名。未来的一周时间,他还将参加两场比赛。

  经过慎重考虑,Jackson决定第二次来中国淘金。但除了欧辰,他再也不敢相信其他经纪人。

  时间过去了9个月,Jackson对首次来中国的遭遇依旧不能释怀。他随身带着海南马拉松比赛颁发的金色奖牌和名次证明,比赛时佩戴的A3315号码牌已经被折出深深的印痕。

  通过一位名叫“安迪”的中国经纪人,他报名参加了2月26日海南(三亚)国际马拉松比赛。

  这是一段糟糕的经历。经纪人带着他从南京出发,坐普通火车,在路上耗时四天四夜,才到达三亚,Jackson回忆前往海南所吃的苦头,情绪非常激动。

  2小时15分,Jackson 的成绩排名第四,奖金是3500美元。

  不过,随后经纪人“安迪”消失了,Jackson的奖金也消失了。一张白色纸条上留下的手机号码再也无人接听。

  “这是很大一笔钱”,他希望,有人能够帮助找到这名消失的经纪人,拿回他的奖金。

  随着中国马拉松赛事的增多,更多非洲运动员愿意来碰碰运气。有门路的中国人从中发现商机,帮忙搭桥牵线,做起了经纪人。

  这是一种契约关系。赛事的主办方将奖金交给经纪人,由经纪人转交运动员,经纪人的回报是运动员的奖金提成。此外,有些比赛需要外籍优秀运动员“撑场面”,经纪人从中赚取邀请费。

  但信任有时是脆弱的。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,经纪人握着非洲运动员的钱袋,由于缺乏约束,运动员只是他们挣钱的工具,一些见钱眼开的经纪人,卷走全部奖金,消失了,

  Jackson的一位肯尼亚同乡,因为经纪人失联,拿不回自己的护照,最后签证过期,回不了国,不得不求助大使馆。

  2016年3月,肯尼亚运动员罗伯特(化名)拨通了欧辰的电话说:“我现在在你们学校门口”。

  欧辰懵了,因为他并不认识电话那头的人,“我不知道他怎么找到我们学校,怎么有我的电话”。

  见面以后,罗伯特说,他是来参加比赛的,但是飞到上海以后,原先的中国经纪人变卦了,让他自己解决交通和食宿。举目无亲的罗伯特只能求助于上海的非洲老乡。

被骗的Jackson

  

  “有很多优秀的运动员,他们跑得非常好,但有些人因为没有机会参加比赛,一辈子都在训练,没人看上他们。”

  在上海大学的校园里,欧辰是一名非洲留学生,他的人缘很好,是非洲留学生会的主席,很多留学生和他热情地打招呼。

  校园之外,欧辰的身份是马拉松经纪人,目前中国唯一的黑人经纪人,自称是“黑”中介。他解释说,是为黑人运动员服务的中介。“他们不止是我的运动员,也是我的兄弟。”

  经过三年的发展,这位“黑”中介拥有三百名的非洲运动员。 Josphat、Dairus、“凉鞋哥”都是他的运动员,每年等候他的通知,来中国参加比赛。

  欧辰的家乡也是在埃尔多雷特。他回忆说,最开始做马拉松经纪人时,想法很简单,就是帮忙而已。没想到,越来越多的非洲运动员找他报名参加比赛。

  他曾经也是一名长跑运动员,深知同胞们的艰难。“在肯尼亚,跑步的竞争非常激烈。一年只有十几场马拉松比赛,每场比赛都有差不多1000名专业运动员参加,很少人能够拿到奖金,所以有些人会选择出国参加比赛。”

  “因为我现在在中国,我希望利用这个平台,帮助他们改变自己的生活。”在欧辰看来,为有天赋的运动员打开一条赚取财富的通道,是使命和目标。

  作为经纪人,欧辰的工作是联系中国的马拉松组委会,介绍非洲运动员参加比赛,帮他们填报名表、买机票、安排食宿。运动员获奖后,他可以获得15%的奖金分成。

马拉松“黑”中介欧辰

  为了帮助运动员适应环境,保持好的竞技状态,欧辰通常会让他们提前来到上海。经过简单休整,然后出发,乘坐火车或者飞机,前往比赛的城市。

  上海大学西门附近的隆阳商务宾馆,是这群非洲淘金客的中转站。一年中的多数时间,这里都住着黑人运动员,少则五六人,多则二十余人。

  一个标间,两名运动员。房间不大,过道上散乱摆放着行李。背包里通常装着训练服、比赛服、跑步鞋,有些运动员还带有家乡特产,比如肯尼亚的茶叶。

  比赛间隙的生活,多少有些无聊。除了去学校操场日常训练,一般就待在宾馆休息,很少外出。运动员聚在一起,聊比赛、聊生活,轮流分享手机的歌曲。

  25岁的运动员Mutai和“凉鞋哥”住在四楼。因为房间的网络不是太好,Mutai经常会到一楼吧台的休息区,联网观看肯尼亚的音乐节目。Mutai的手机里存着两岁儿子的视频,时不时会翻出来看看,视频里,小男孩光着脚绕着房子跑来跑去。

  非洲兄弟获得了好成绩,是欧辰最有成就感的时刻。11月19日的防城港马拉松,欧辰的运动员包揽了前三名,其他赛事的运动员也都获得了很好的名次。

  床头的柜子或者正前方的桌子上,形状各异、名次不同的金色奖杯还没有收起,在凌乱的房间里面格外显眼。

欧辰的运动员包揽了防城港马拉松的前三名

 

  当脚下的天赋兑换成奖金,许多人的生活彻底改变了。

  欧辰记得,一个运动员,最开始连办签证的钱都没有,来中国跑了两次马拉松以后,回肯尼亚的市中心买地盖了房子。

  不同于中国的马拉松信徒,虽然都是奔赴各地参加比赛,但目标完全不同。就像一场考试,中国信徒的追求多是完成比赛的及格成绩,Dairus等非洲运动员的目标则是名次和奖金。

  跑步是Dairus全部的收入来源。Dairus也会去欧洲参加比赛,过去的四场比赛,挣了将近一万欧元。

  在赛道上奔跑的时候,Dairus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跑的更好,怎么拿到冠军。冠军意味着高额的奖金,以中国目前奖金最高的上海马拉松为例,冠军奖金高达4.5万美金。

  在肯尼亚,人均月收入大约4000元人民币,工程师、医生、律师是少数的高收入群体,工薪阶层的月收入不足3000元人民币,而中国普通的一场马拉松比赛,奖金约1万元人民币,相当于肯尼亚工薪阶层月薪的三至四倍

  “优秀选手一年收入差不多有10万美金,算是非常高的收入了。”欧辰比较说,在肯尼亚市中心,买一块250平米的地大约需要10万美金。很多人贷款几十年才能买得起,这些运动员只需要跑一年就可以。

  不久前,Dairus结婚了。他和妻子是青梅竹马,相恋十多年走向婚姻的殿堂。妻子是一名教师,在当地,月收入只有2000元人民币。

  目前,他还无法放弃跑步。在家乡,曾有一个电视台邀请他去工作,可是那将没有时间训练和比赛。斟酌以后,Dairus还是选择继续跑步。

  “跑步是支持家里,为了家里生活的更好”,36岁的Josphat明白,留给自己跑步挣钱的时间不多了。

  靠着跑步,Josphat比兄弟姐妹挣得多了很多。过去一年,Josphat挣了1.5万欧元,差不多十二万人民币。

  Josphat有四个姐妹和三个兄弟,除了一个弟弟是运动员外,其他兄弟姐妹全部是从事农业,人均年收入约七万人民币。“这是没有去除成本的收入。”

  生病以后,罗伯特一直和欧辰还保持着联系,他希望能够再次回到赛场。这个优秀的运动员,在中国的赛道上总是第一个冲过终点线。

  意外出现在今年8月,罗伯特去参加内蒙古的一场马拉松比赛。在火车上,他突然精神出现失常,一夜没有睡觉,总感觉车上有人要杀死他。

  在虚幻的恐惧支配下,火车到达济南站时,罗伯特趁中国经纪人不注意,突然跑下了车,沿着铁轨的方向,一直跑一直跑。

  他扔了护照,身后经纪人惊慌的喊叫似乎再也听不见,仿佛只有跑步,能够让他逃脱恐惧。警察在十多公里外的济南南站找到了他,双脚已经红肿破皮。

  回到上海后,欧辰带着罗伯特去医院看精神科医生。他告诉欧辰,一家人全靠他一个人跑马拉松挣钱,压力非常大。

欧辰和非洲运动员

  11月20日下午, Josphat 的房间围坐了一群人,墙上的电视播放着中文电影《猛虎嗅蔷薇之替天行道》,他们习惯开着电视,但因没人听懂中文台词,很少抬头看一眼。

  Dairus把奖杯放进包里,准备启程回国。Josphat收拾行李将要前往江西婺源,他的下一场比赛是在11月26日。

  Mutai来到房间,双手抱着一瓶包装精美的中国白酒。这是他在榆阳国际马拉松收获的奖品之一,他是半程组的亚军。

  香气从门缝飘出,运动员们分享着中国白酒的味道,庆祝各自收获的好成绩。

  “生活会越来越好的” 。对于未来, Dairus已经有了初步规划,他和妻子正在存钱,等到不再跑步,用这笔钱投资做些生意。

  最大的动力来自孩子。说到孩子的时候,Dairus一贯的严肃消失了,露出了笑容。夫妻两人商量好生育三个孩子。他们很看重孩子的教育,坚定地相信,“给孩子教育最好的投入,肯定会有最好的回报。”

  通过跑步的资本原始积累,Mutai的财富梦想正在慢慢实现。回国以后,Mutai要继续建造房子。他准备用在中国挣到的奖金,盖一座超过300平米的大房子,“很大,有20个房间。”他简单算过,每间房的月租金大约1000人民币。

  11月27日,是 Mutai回国的日子。临行前两天,他在隆阳宾馆附近的街上转了转,准备买一些衣服送给儿子。他希望儿子长大成为一名警察,不需要再以跑步为生。警察也曾是Mutai的梦想。

  “凉鞋哥”阿莫尼,训练时穿上了新买的跑步鞋。他的蓝色凉鞋战靴光荣退役了,作为纪念品送给了中国朋友。

  来源:深一度

责任编辑:张玉

  原标题:中国马拉松中的非洲淘金客:穿4块钱的凉鞋拿下3个冠军

凉鞋哥和Mutai

  总是一道黑影最先冲过终点线。

  11月18日,宿州国际半程马拉松赛,肯尼亚选手 Josphat 第一个抵达终点。

  10月29日,嵩山少林寺马拉松,埃塞俄比亚选手阿莫尼穿着一双蓝色凉鞋拿到第一名。

  名单可以延伸很长,冠军全是黑色面孔。

  这是因为,中国马拉松爱好者眼里重在参与的比赛,对于非洲选手来说,奖金是他们的饭碗,唯一经济来源。

  这笔奖金在他们的家乡是一笔丰厚的财富。中国最普通的一场马拉松比赛,1万元人民币的奖金,在肯尼亚,相当于工薪阶层月薪的三至四倍,能够追平医生、律师等少数高薪职业的收入。

  一名优秀“淘金客”的年收入约有10万美金,回到肯尼亚,可以买一块250平米的地。

  他们是一群来自肯尼亚、埃塞俄比亚的跑者。像一群候鸟,在马拉松比赛发令枪响之前,从非洲大陆飞来中国。

  跑步是与生俱来的天赋。他们利用这项天赋,改善生活,甚至改变命运…

  中国马拉松的非洲“黑中介”,唯一的黑人经纪人

  等待发令枪响时, 穿着蓝色T恤的Josphat不在队伍的最前方,而是站在荧光绿背心的选手之后。1小时7分钟后,蓝衣最先出现在终点。

  这是 Josphat 第一次来中国,今年他36岁。

  他是一个典型的马拉松全球淘金客。来中国之前,足迹已遍布欧洲多个国家。他低头掰着手指数着:德国、捷克、西班牙、波兰……。

  Josphat 记得,他的第一场比赛是在肯尼亚国内,获得第四名,奖金大约一万多元人民币。他很开心,在高手云集的肯尼亚,这是一个值得称道的好名次。

  从2002年至今,在田径场上, Josphat 已是不折不扣的老将。十多年来,他一直保持着高水平,参加的马拉松比赛,几乎都有斩获。

  由于实力出众,在欧洲的许多马拉松赛事中,他都被主办方邀请为领跑者。一次领跑会给他带来3000欧元的收入。

  在欧洲赛场辗转多年的 Josphat,去年通过欧洲的经纪人找到欧辰,表达了来中国参加比赛的意愿。

  非洲大陆东岸距离中国上海约10000公里,需要经过15个小时的长途飞行。第一次来中国, Josphat 感觉非常舒服。

  “中国的比赛很多,欧洲的比赛太少了。” Josphat谈到他来中国参赛的原因,“如果愿意的话,差不多每个星期都能跑一次。”

  中国马拉松呈现出爆发式增长的态势。2017年预计将有500场以上的马拉松赛事,而 2015年,这个数字还仅仅停留在134场。如果算上未在中国田协注册的纯“民间”赛事,赛事还要更多。

  11月18日,宿州国际半程马拉松赛,他夺冠并获得1万元奖金。而六天之前,11月12日的台州国际马拉松, Josphat 在中国的第一场比赛,成绩是第二名,奖金同样是1万元。

  “中国的比赛,要相对容易一些”。Josphat解释说,欧洲现在的比赛太激烈了,高水平运动员太多。“在中国能跑2小时10分,已经可以拿到第一名了,在欧洲,这个成绩或许只能拿到第五名,一分钱奖金都没有。”

  相比而言,Dairus的马拉松资历还比较浅,只有五年,但实力同样不俗。

  在洪泽湖国际马拉松赛与巴彦淖尔国际马拉松赛道上,Dairus均是获得全程组第二名,奖金分别是人民币15000元和12000元。

  Dairus的个子很高,两条大长腿,浓密的胡须覆盖了面颊。他戴着黑色帽子、穿着红色的休闲裤,比其他运动员看起来时尚很多。他今年30岁,刚刚结婚,朋友还习惯称呼他是“小男生”。

  “虽然很多中国人不会说英文,但是他们很想和我沟通,我很开心。”Dairus说他很喜欢中国,他觉得中国人善良友好。

来中国跑马拉松的黑人运动员

  回国前一天,Dairus躺在床上,比赛结束后的疲惫,使他快睡着了,跑步鞋凌乱的摆放在床边。

  Dairus现在穿是Nike品牌的专业跑步鞋。而在5年前,这是他不敢奢求的。那时刚刚跑步,没有收入,鞋子是一件奢侈品,“太贵了”。

  在肯尼亚,买不起装备是很多运动员面临的状况,只能彼此之间互相帮助。Dairus同样是得到朋友的资助。“如果朋友有几双鞋子,会给你一双”。

  经济窘迫曾经击碎了他的梦想。在跑步之前,他曾是一名大学生,专业是计算机科学,这是他的兴趣所在,但是没有毕业便辍学了。

  上学需要支付费用,而他的父母只是肯尼亚的普通农民,靠种植玉米、小麦为生,日子并不富裕,没有能力支持他完成学业。

  放弃学业,捡起天赋,Dairus开始跑步训练。和其他马拉松运动员一样 ,Dairus相信,跑步是他们与生俱来的天赋。

  他没有说谎或自夸,在非洲大陆,从不缺少这种天赋。许多长跑的比赛记录都是由肯尼亚、埃塞俄比亚等非洲国家的运动员保持。世界各地的马拉松比赛,从不缺少非洲运动员的黑色身影。

  Dairus来自肯尼亚西北部的埃尔多雷特,这个海拔2400米的高原之城,是肯尼亚乃至世界最著名的长跑之乡,这里曾经诞生了40多名世界级长跑冠军。

  擅长跑步,以跑步为生,脚下的天赋承载着他们的光荣与梦想,成为许多人改变贫困的唯一机会。

  阿莫尼火了,他被中国网友尊称为“凉鞋哥”。

  这名来自埃塞俄比亚的选手,在10月22日的靖远半程马拉松、10月29日的嵩山少林寺全程马拉松以及11月5日的榆阳

  让人们错愕的是,他全程穿着一双蓝色凉鞋完成比赛。这双泡沫凉鞋鞋底已泛白,金属搭扣满是黄色锈迹,已经损坏。在比赛中,阿莫尼一双大脚紧紧地包裹在凉鞋中,无需搭扣的牢固。

  第一次踏上中国的赛道。阿莫尼在一个月的时间里,先后参加了中国五个城市的比赛,拿到三个冠军、一个季军、一个第五名,累计赢得奖金48000元人民币。

  回到上海的住处,阿莫尼把“蓝色战靴”放在床头柜。这双在家乡购买的凉鞋其实“made in China”,价格是16埃塞俄比亚比尔,换算成人民币约4元钱。

凉鞋哥

  这条新开辟的淘金之路,非洲运动员最初跑起来并不容易,时常暗藏欺诈。

  因为体验了中国的理疗,Jackson走起路一瘸一拐,他在11月19日防城港开跑的马拉松比赛中获得第三名。未来的一周时间,他还将参加两场比赛。

  经过慎重考虑,Jackson决定第二次来中国淘金。但除了欧辰,他再也不敢相信其他经纪人。

  时间过去了9个月,Jackson对首次来中国的遭遇依旧不能释怀。他随身带着海南马拉松比赛颁发的金色奖牌和名次证明,比赛时佩戴的A3315号码牌已经被折出深深的印痕。

  通过一位名叫“安迪”的中国经纪人,他报名参加了2月26日海南(三亚)国际马拉松比赛。

  这是一段糟糕的经历。经纪人带着他从南京出发,坐普通火车,在路上耗时四天四夜,才到达三亚,Jackson回忆前往海南所吃的苦头,情绪非常激动。

  2小时15分,Jackson 的成绩排名第四,奖金是3500美元。

  不过,随后经纪人“安迪”消失了,Jackson的奖金也消失了。一张白色纸条上留下的手机号码再也无人接听。

  “这是很大一笔钱”,他希望,有人能够帮助找到这名消失的经纪人,拿回他的奖金。

  随着中国马拉松赛事的增多,更多非洲运动员愿意来碰碰运气。有门路的中国人从中发现商机,帮忙搭桥牵线,做起了经纪人。

  这是一种契约关系。赛事的主办方将奖金交给经纪人,由经纪人转交运动员,经纪人的回报是运动员的奖金提成。此外,有些比赛需要外籍优秀运动员“撑场面”,经纪人从中赚取邀请费。

  但信任有时是脆弱的。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,经纪人握着非洲运动员的钱袋,由于缺乏约束,运动员只是他们挣钱的工具,一些见钱眼开的经纪人,卷走全部奖金,消失了,

  Jackson的一位肯尼亚同乡,因为经纪人失联,拿不回自己的护照,最后签证过期,回不了国,不得不求助大使馆。

  2016年3月,肯尼亚运动员罗伯特(化名)拨通了欧辰的电话说:“我现在在你们学校门口”。

  欧辰懵了,因为他并不认识电话那头的人,“我不知道他怎么找到我们学校,怎么有我的电话”。

  见面以后,罗伯特说,他是来参加比赛的,但是飞到上海以后,原先的中国经纪人变卦了,让他自己解决交通和食宿。举目无亲的罗伯特只能求助于上海的非洲老乡。

被骗的Jackson

  

  “有很多优秀的运动员,他们跑得非常好,但有些人因为没有机会参加比赛,一辈子都在训练,没人看上他们。”

  在上海大学的校园里,欧辰是一名非洲留学生,他的人缘很好,是非洲留学生会的主席,很多留学生和他热情地打招呼。

  校园之外,欧辰的身份是马拉松经纪人,目前中国唯一的黑人经纪人,自称是“黑”中介。他解释说,是为黑人运动员服务的中介。“他们不止是我的运动员,也是我的兄弟。”

  经过三年的发展,这位“黑”中介拥有三百名的非洲运动员。 Josphat、Dairus、“凉鞋哥”都是他的运动员,每年等候他的通知,来中国参加比赛。

  欧辰的家乡也是在埃尔多雷特。他回忆说,最开始做马拉松经纪人时,想法很简单,就是帮忙而已。没想到,越来越多的非洲运动员找他报名参加比赛。

  他曾经也是一名长跑运动员,深知同胞们的艰难。“在肯尼亚,跑步的竞争非常激烈。一年只有十几场马拉松比赛,每场比赛都有差不多1000名专业运动员参加,很少人能够拿到奖金,所以有些人会选择出国参加比赛。”

  “因为我现在在中国,我希望利用这个平台,帮助他们改变自己的生活。”在欧辰看来,为有天赋的运动员打开一条赚取财富的通道,是使命和目标。

  作为经纪人,欧辰的工作是联系中国的马拉松组委会,介绍非洲运动员参加比赛,帮他们填报名表、买机票、安排食宿。运动员获奖后,他可以获得15%的奖金分成。

马拉松“黑”中介欧辰

  为了帮助运动员适应环境,保持好的竞技状态,欧辰通常会让他们提前来到上海。经过简单休整,然后出发,乘坐火车或者飞机,前往比赛的城市。

  上海大学西门附近的隆阳商务宾馆,是这群非洲淘金客的中转站。一年中的多数时间,这里都住着黑人运动员,少则五六人,多则二十余人。

  一个标间,两名运动员。房间不大,过道上散乱摆放着行李。背包里通常装着训练服、比赛服、跑步鞋,有些运动员还带有家乡特产,比如肯尼亚的茶叶。

  比赛间隙的生活,多少有些无聊。除了去学校操场日常训练,一般就待在宾馆休息,很少外出。运动员聚在一起,聊比赛、聊生活,轮流分享手机的歌曲。

  25岁的运动员Mutai和“凉鞋哥”住在四楼。因为房间的网络不是太好,Mutai经常会到一楼吧台的休息区,联网观看肯尼亚的音乐节目。Mutai的手机里存着两岁儿子的视频,时不时会翻出来看看,视频里,小男孩光着脚绕着房子跑来跑去。

  非洲兄弟获得了好成绩,是欧辰最有成就感的时刻。11月19日的防城港马拉松,欧辰的运动员包揽了前三名,其他赛事的运动员也都获得了很好的名次。

  床头的柜子或者正前方的桌子上,形状各异、名次不同的金色奖杯还没有收起,在凌乱的房间里面格外显眼。

欧辰的运动员包揽了防城港马拉松的前三名

 

  当脚下的天赋兑换成奖金,许多人的生活彻底改变了。

  欧辰记得,一个运动员,最开始连办签证的钱都没有,来中国跑了两次马拉松以后,回肯尼亚的市中心买地盖了房子。

  不同于中国的马拉松信徒,虽然都是奔赴各地参加比赛,但目标完全不同。就像一场考试,中国信徒的追求多是完成比赛的及格成绩,Dairus等非洲运动员的目标则是名次和奖金。

  跑步是Dairus全部的收入来源。Dairus也会去欧洲参加比赛,过去的四场比赛,挣了将近一万欧元。

  在赛道上奔跑的时候,Dairus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跑的更好,怎么拿到冠军。冠军意味着高额的奖金,以中国目前奖金最高的上海马拉松为例,冠军奖金高达4.5万美金。

  在肯尼亚,人均月收入大约4000元人民币,工程师、医生、律师是少数的高收入群体,工薪阶层的月收入不足3000元人民币,而中国普通的一场马拉松比赛,奖金约1万元人民币,相当于肯尼亚工薪阶层月薪的三至四倍

  “优秀选手一年收入差不多有10万美金,算是非常高的收入了。”欧辰比较说,在肯尼亚市中心,买一块250平米的地大约需要10万美金。很多人贷款几十年才能买得起,这些运动员只需要跑一年就可以。

  不久前,Dairus结婚了。他和妻子是青梅竹马,相恋十多年走向婚姻的殿堂。妻子是一名教师,在当地,月收入只有2000元人民币。

  目前,他还无法放弃跑步。在家乡,曾有一个电视台邀请他去工作,可是那将没有时间训练和比赛。斟酌以后,Dairus还是选择继续跑步。

  “跑步是支持家里,为了家里生活的更好”,36岁的Josphat明白,留给自己跑步挣钱的时间不多了。

  靠着跑步,Josphat比兄弟姐妹挣得多了很多。过去一年,Josphat挣了1.5万欧元,差不多十二万人民币。

  Josphat有四个姐妹和三个兄弟,除了一个弟弟是运动员外,其他兄弟姐妹全部是从事农业,人均年收入约七万人民币。“这是没有去除成本的收入。”

  生病以后,罗伯特一直和欧辰还保持着联系,他希望能够再次回到赛场。这个优秀的运动员,在中国的赛道上总是第一个冲过终点线。

  意外出现在今年8月,罗伯特去参加内蒙古的一场马拉松比赛。在火车上,他突然精神出现失常,一夜没有睡觉,总感觉车上有人要杀死他。

  在虚幻的恐惧支配下,火车到达济南站时,罗伯特趁中国经纪人不注意,突然跑下了车,沿着铁轨的方向,一直跑一直跑。

  他扔了护照,身后经纪人惊慌的喊叫似乎再也听不见,仿佛只有跑步,能够让他逃脱恐惧。警察在十多公里外的济南南站找到了他,双脚已经红肿破皮。

  回到上海后,欧辰带着罗伯特去医院看精神科医生。他告诉欧辰,一家人全靠他一个人跑马拉松挣钱,压力非常大。

欧辰和非洲运动员

  11月20日下午, Josphat 的房间围坐了一群人,墙上的电视播放着中文电影《猛虎嗅蔷薇之替天行道》,他们习惯开着电视,但因没人听懂中文台词,很少抬头看一眼。

  Dairus把奖杯放进包里,准备启程回国。Josphat收拾行李将要前往江西婺源,他的下一场比赛是在11月26日。

  Mutai来到房间,双手抱着一瓶包装精美的中国白酒。这是他在榆阳国际马拉松收获的奖品之一,他是半程组的亚军。

  香气从门缝飘出,运动员们分享着中国白酒的味道,庆祝各自收获的好成绩。

  “生活会越来越好的” 。对于未来, Dairus已经有了初步规划,他和妻子正在存钱,等到不再跑步,用这笔钱投资做些生意。

  最大的动力来自孩子。说到孩子的时候,Dairus一贯的严肃消失了,露出了笑容。夫妻两人商量好生育三个孩子。他们很看重孩子的教育,坚定地相信,“给孩子教育最好的投入,肯定会有最好的回报。”

  通过跑步的资本原始积累,Mutai的财富梦想正在慢慢实现。回国以后,Mutai要继续建造房子。他准备用在中国挣到的奖金,盖一座超过300平米的大房子,“很大,有20个房间。”他简单算过,每间房的月租金大约1000人民币。

  11月27日,是 Mutai回国的日子。临行前两天,他在隆阳宾馆附近的街上转了转,准备买一些衣服送给儿子。他希望儿子长大成为一名警察,不需要再以跑步为生。警察也曾是Mutai的梦想。

  “凉鞋哥”阿莫尼,训练时穿上了新买的跑步鞋。他的蓝色凉鞋战靴光荣退役了,作为纪念品送给了中国朋友。

  来源:深一度

责任编辑:张玉

  原标题:中国马拉松中的非洲淘金客:穿4块钱的凉鞋拿下3个冠军

凉鞋哥和Mutai

  总是一道黑影最先冲过终点线。

  11月18日,宿州国际半程马拉松赛,肯尼亚选手 Josphat 第一个抵达终点。

  10月29日,嵩山少林寺马拉松,埃塞俄比亚选手阿莫尼穿着一双蓝色凉鞋拿到第一名。

  名单可以延伸很长,冠军全是黑色面孔。

  这是因为,中国马拉松爱好者眼里重在参与的比赛,对于非洲选手来说,奖金是他们的饭碗,唯一经济来源。

  这笔奖金在他们的家乡是一笔丰厚的财富。中国最普通的一场马拉松比赛,1万元人民币的奖金,在肯尼亚,相当于工薪阶层月薪的三至四倍,能够追平医生、律师等少数高薪职业的收入。

  一名优秀“淘金客”的年收入约有10万美金,回到肯尼亚,可以买一块250平米的地。

  他们是一群来自肯尼亚、埃塞俄比亚的跑者。像一群候鸟,在马拉松比赛发令枪响之前,从非洲大陆飞来中国。

  跑步是与生俱来的天赋。他们利用这项天赋,改善生活,甚至改变命运…

  中国马拉松的非洲“黑中介”,唯一的黑人经纪人

  等待发令枪响时, 穿着蓝色T恤的Josphat不在队伍的最前方,而是站在荧光绿背心的选手之后。1小时7分钟后,蓝衣最先出现在终点。

  这是 Josphat 第一次来中国,今年他36岁。

  他是一个典型的马拉松全球淘金客。来中国之前,足迹已遍布欧洲多个国家。他低头掰着手指数着:德国、捷克、西班牙、波兰……。

  Josphat 记得,他的第一场比赛是在肯尼亚国内,获得第四名,奖金大约一万多元人民币。他很开心,在高手云集的肯尼亚,这是一个值得称道的好名次。

  从2002年至今,在田径场上, Josphat 已是不折不扣的老将。十多年来,他一直保持着高水平,参加的马拉松比赛,几乎都有斩获。

  由于实力出众,在欧洲的许多马拉松赛事中,他都被主办方邀请为领跑者。一次领跑会给他带来3000欧元的收入。

  在欧洲赛场辗转多年的 Josphat,去年通过欧洲的经纪人找到欧辰,表达了来中国参加比赛的意愿。

  非洲大陆东岸距离中国上海约10000公里,需要经过15个小时的长途飞行。第一次来中国, Josphat 感觉非常舒服。

  “中国的比赛很多,欧洲的比赛太少了。” Josphat谈到他来中国参赛的原因,“如果愿意的话,差不多每个星期都能跑一次。”

  中国马拉松呈现出爆发式增长的态势。2017年预计将有500场以上的马拉松赛事,而 2015年,这个数字还仅仅停留在134场。如果算上未在中国田协注册的纯“民间”赛事,赛事还要更多。

  11月18日,宿州国际半程马拉松赛,他夺冠并获得1万元奖金。而六天之前,11月12日的台州国际马拉松, Josphat 在中国的第一场比赛,成绩是第二名,奖金同样是1万元。

  “中国的比赛,要相对容易一些”。Josphat解释说,欧洲现在的比赛太激烈了,高水平运动员太多。“在中国能跑2小时10分,已经可以拿到第一名了,在欧洲,这个成绩或许只能拿到第五名,一分钱奖金都没有。”

  相比而言,Dairus的马拉松资历还比较浅,只有五年,但实力同样不俗。

  在洪泽湖国际马拉松赛与巴彦淖尔国际马拉松赛道上,Dairus均是获得全程组第二名,奖金分别是人民币15000元和12000元。

  Dairus的个子很高,两条大长腿,浓密的胡须覆盖了面颊。他戴着黑色帽子、穿着红色的休闲裤,比其他运动员看起来时尚很多。他今年30岁,刚刚结婚,朋友还习惯称呼他是“小男生”。

  “虽然很多中国人不会说英文,但是他们很想和我沟通,我很开心。”Dairus说他很喜欢中国,他觉得中国人善良友好。

来中国跑马拉松的黑人运动员

  回国前一天,Dairus躺在床上,比赛结束后的疲惫,使他快睡着了,跑步鞋凌乱的摆放在床边。

  Dairus现在穿是Nike品牌的专业跑步鞋。而在5年前,这是他不敢奢求的。那时刚刚跑步,没有收入,鞋子是一件奢侈品,“太贵了”。

  在肯尼亚,买不起装备是很多运动员面临的状况,只能彼此之间互相帮助。Dairus同样是得到朋友的资助。“如果朋友有几双鞋子,会给你一双”。

  经济窘迫曾经击碎了他的梦想。在跑步之前,他曾是一名大学生,专业是计算机科学,这是他的兴趣所在,但是没有毕业便辍学了。

  上学需要支付费用,而他的父母只是肯尼亚的普通农民,靠种植玉米、小麦为生,日子并不富裕,没有能力支持他完成学业。

  放弃学业,捡起天赋,Dairus开始跑步训练。和其他马拉松运动员一样 ,Dairus相信,跑步是他们与生俱来的天赋。

  他没有说谎或自夸,在非洲大陆,从不缺少这种天赋。许多长跑的比赛记录都是由肯尼亚、埃塞俄比亚等非洲国家的运动员保持。世界各地的马拉松比赛,从不缺少非洲运动员的黑色身影。

  Dairus来自肯尼亚西北部的埃尔多雷特,这个海拔2400米的高原之城,是肯尼亚乃至世界最著名的长跑之乡,这里曾经诞生了40多名世界级长跑冠军。

  擅长跑步,以跑步为生,脚下的天赋承载着他们的光荣与梦想,成为许多人改变贫困的唯一机会。

  阿莫尼火了,他被中国网友尊称为“凉鞋哥”。

  这名来自埃塞俄比亚的选手,在10月22日的靖远半程马拉松、10月29日的嵩山少林寺全程马拉松以及11月5日的榆阳

  让人们错愕的是,他全程穿着一双蓝色凉鞋完成比赛。这双泡沫凉鞋鞋底已泛白,金属搭扣满是黄色锈迹,已经损坏。在比赛中,阿莫尼一双大脚紧紧地包裹在凉鞋中,无需搭扣的牢固。

  第一次踏上中国的赛道。阿莫尼在一个月的时间里,先后参加了中国五个城市的比赛,拿到三个冠军、一个季军、一个第五名,累计赢得奖金48000元人民币。

  回到上海的住处,阿莫尼把“蓝色战靴”放在床头柜。这双在家乡购买的凉鞋其实“made in China”,价格是16埃塞俄比亚比尔,换算成人民币约4元钱。

凉鞋哥

  这条新开辟的淘金之路,非洲运动员最初跑起来并不容易,时常暗藏欺诈。

  因为体验了中国的理疗,Jackson走起路一瘸一拐,他在11月19日防城港开跑的马拉松比赛中获得第三名。未来的一周时间,他还将参加两场比赛。

  经过慎重考虑,Jackson决定第二次来中国淘金。但除了欧辰,他再也不敢相信其他经纪人。

  时间过去了9个月,Jackson对首次来中国的遭遇依旧不能释怀。他随身带着海南马拉松比赛颁发的金色奖牌和名次证明,比赛时佩戴的A3315号码牌已经被折出深深的印痕。

  通过一位名叫“安迪”的中国经纪人,他报名参加了2月26日海南(三亚)国际马拉松比赛。

  这是一段糟糕的经历。经纪人带着他从南京出发,坐普通火车,在路上耗时四天四夜,才到达三亚,Jackson回忆前往海南所吃的苦头,情绪非常激动。

  2小时15分,Jackson 的成绩排名第四,奖金是3500美元。

  不过,随后经纪人“安迪”消失了,Jackson的奖金也消失了。一张白色纸条上留下的手机号码再也无人接听。

  “这是很大一笔钱”,他希望,有人能够帮助找到这名消失的经纪人,拿回他的奖金。

  随着中国马拉松赛事的增多,更多非洲运动员愿意来碰碰运气。有门路的中国人从中发现商机,帮忙搭桥牵线,做起了经纪人。

  这是一种契约关系。赛事的主办方将奖金交给经纪人,由经纪人转交运动员,经纪人的回报是运动员的奖金提成。此外,有些比赛需要外籍优秀运动员“撑场面”,经纪人从中赚取邀请费。

  但信任有时是脆弱的。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,经纪人握着非洲运动员的钱袋,由于缺乏约束,运动员只是他们挣钱的工具,一些见钱眼开的经纪人,卷走全部奖金,消失了,

  Jackson的一位肯尼亚同乡,因为经纪人失联,拿不回自己的护照,最后签证过期,回不了国,不得不求助大使馆。

  2016年3月,肯尼亚运动员罗伯特(化名)拨通了欧辰的电话说:“我现在在你们学校门口”。

  欧辰懵了,因为他并不认识电话那头的人,“我不知道他怎么找到我们学校,怎么有我的电话”。

  见面以后,罗伯特说,他是来参加比赛的,但是飞到上海以后,原先的中国经纪人变卦了,让他自己解决交通和食宿。举目无亲的罗伯特只能求助于上海的非洲老乡。

被骗的Jackson

  

  “有很多优秀的运动员,他们跑得非常好,但有些人因为没有机会参加比赛,一辈子都在训练,没人看上他们。”

  在上海大学的校园里,欧辰是一名非洲留学生,他的人缘很好,是非洲留学生会的主席,很多留学生和他热情地打招呼。

  校园之外,欧辰的身份是马拉松经纪人,目前中国唯一的黑人经纪人,自称是“黑”中介。他解释说,是为黑人运动员服务的中介。“他们不止是我的运动员,也是我的兄弟。”

  经过三年的发展,这位“黑”中介拥有三百名的非洲运动员。 Josphat、Dairus、“凉鞋哥”都是他的运动员,每年等候他的通知,来中国参加比赛。

  欧辰的家乡也是在埃尔多雷特。他回忆说,最开始做马拉松经纪人时,想法很简单,就是帮忙而已。没想到,越来越多的非洲运动员找他报名参加比赛。

  他曾经也是一名长跑运动员,深知同胞们的艰难。“在肯尼亚,跑步的竞争非常激烈。一年只有十几场马拉松比赛,每场比赛都有差不多1000名专业运动员参加,很少人能够拿到奖金,所以有些人会选择出国参加比赛。”

  “因为我现在在中国,我希望利用这个平台,帮助他们改变自己的生活。”在欧辰看来,为有天赋的运动员打开一条赚取财富的通道,是使命和目标。

  作为经纪人,欧辰的工作是联系中国的马拉松组委会,介绍非洲运动员参加比赛,帮他们填报名表、买机票、安排食宿。运动员获奖后,他可以获得15%的奖金分成。

马拉松“黑”中介欧辰

  为了帮助运动员适应环境,保持好的竞技状态,欧辰通常会让他们提前来到上海。经过简单休整,然后出发,乘坐火车或者飞机,前往比赛的城市。

  上海大学西门附近的隆阳商务宾馆,是这群非洲淘金客的中转站。一年中的多数时间,这里都住着黑人运动员,少则五六人,多则二十余人。

  一个标间,两名运动员。房间不大,过道上散乱摆放着行李。背包里通常装着训练服、比赛服、跑步鞋,有些运动员还带有家乡特产,比如肯尼亚的茶叶。

  比赛间隙的生活,多少有些无聊。除了去学校操场日常训练,一般就待在宾馆休息,很少外出。运动员聚在一起,聊比赛、聊生活,轮流分享手机的歌曲。

  25岁的运动员Mutai和“凉鞋哥”住在四楼。因为房间的网络不是太好,Mutai经常会到一楼吧台的休息区,联网观看肯尼亚的音乐节目。Mutai的手机里存着两岁儿子的视频,时不时会翻出来看看,视频里,小男孩光着脚绕着房子跑来跑去。

  非洲兄弟获得了好成绩,是欧辰最有成就感的时刻。11月19日的防城港马拉松,欧辰的运动员包揽了前三名,其他赛事的运动员也都获得了很好的名次。

  床头的柜子或者正前方的桌子上,形状各异、名次不同的金色奖杯还没有收起,在凌乱的房间里面格外显眼。

欧辰的运动员包揽了防城港马拉松的前三名

 

  当脚下的天赋兑换成奖金,许多人的生活彻底改变了。

  欧辰记得,一个运动员,最开始连办签证的钱都没有,来中国跑了两次马拉松以后,回肯尼亚的市中心买地盖了房子。

  不同于中国的马拉松信徒,虽然都是奔赴各地参加比赛,但目标完全不同。就像一场考试,中国信徒的追求多是完成比赛的及格成绩,Dairus等非洲运动员的目标则是名次和奖金。

  跑步是Dairus全部的收入来源。Dairus也会去欧洲参加比赛,过去的四场比赛,挣了将近一万欧元。

  在赛道上奔跑的时候,Dairus满脑子想的都是怎么跑的更好,怎么拿到冠军。冠军意味着高额的奖金,以中国目前奖金最高的上海马拉松为例,冠军奖金高达4.5万美金。

  在肯尼亚,人均月收入大约4000元人民币,工程师、医生、律师是少数的高收入群体,工薪阶层的月收入不足3000元人民币,而中国普通的一场马拉松比赛,奖金约1万元人民币,相当于肯尼亚工薪阶层月薪的三至四倍

  “优秀选手一年收入差不多有10万美金,算是非常高的收入了。”欧辰比较说,在肯尼亚市中心,买一块250平米的地大约需要10万美金。很多人贷款几十年才能买得起,这些运动员只需要跑一年就可以。

  不久前,Dairus结婚了。他和妻子是青梅竹马,相恋十多年走向婚姻的殿堂。妻子是一名教师,在当地,月收入只有2000元人民币。

  目前,他还无法放弃跑步。在家乡,曾有一个电视台邀请他去工作,可是那将没有时间训练和比赛。斟酌以后,Dairus还是选择继续跑步。

  “跑步是支持家里,为了家里生活的更好”,36岁的Josphat明白,留给自己跑步挣钱的时间不多了。

  靠着跑步,Josphat比兄弟姐妹挣得多了很多。过去一年,Josphat挣了1.5万欧元,差不多十二万人民币。

  Josphat有四个姐妹和三个兄弟,除了一个弟弟是运动员外,其他兄弟姐妹全部是从事农业,人均年收入约七万人民币。“这是没有去除成本的收入。”

  生病以后,罗伯特一直和欧辰还保持着联系,他希望能够再次回到赛场。这个优秀的运动员,在中国的赛道上总是第一个冲过终点线。

  意外出现在今年8月,罗伯特去参加内蒙古的一场马拉松比赛。在火车上,他突然精神出现失常,一夜没有睡觉,总感觉车上有人要杀死他。

  在虚幻的恐惧支配下,火车到达济南站时,罗伯特趁中国经纪人不注意,突然跑下了车,沿着铁轨的方向,一直跑一直跑。

  他扔了护照,身后经纪人惊慌的喊叫似乎再也听不见,仿佛只有跑步,能够让他逃脱恐惧。警察在十多公里外的济南南站找到了他,双脚已经红肿破皮。

  回到上海后,欧辰带着罗伯特去医院看精神科医生。他告诉欧辰,一家人全靠他一个人跑马拉松挣钱,压力非常大。

欧辰和非洲运动员

  11月20日下午, Josphat 的房间围坐了一群人,墙上的电视播放着中文电影《猛虎嗅蔷薇之替天行道》,他们习惯开着电视,但因没人听懂中文台词,很少抬头看一眼。

  Dairus把奖杯放进包里,准备启程回国。Josphat收拾行李将要前往江西婺源,他的下一场比赛是在11月26日。

  Mutai来到房间,双手抱着一瓶包装精美的中国白酒。这是他在榆阳国际马拉松收获的奖品之一,他是半程组的亚军。

  香气从门缝飘出,运动员们分享着中国白酒的味道,庆祝各自收获的好成绩。

  “生活会越来越好的” 。对于未来, Dairus已经有了初步规划,他和妻子正在存钱,等到不再跑步,用这笔钱投资做些生意。

  最大的动力来自孩子。说到孩子的时候,Dairus一贯的严肃消失了,露出了笑容。夫妻两人商量好生育三个孩子。他们很看重孩子的教育,坚定地相信,“给孩子教育最好的投入,肯定会有最好的回报。”

  通过跑步的资本原始积累,Mutai的财富梦想正在慢慢实现。回国以后,Mutai要继续建造房子。他准备用在中国挣到的奖金,盖一座超过300平米的大房子,“很大,有20个房间。”他简单算过,每间房的月租金大约1000人民币。

  11月27日,是 Mutai回国的日子。临行前两天,他在隆阳宾馆附近的街上转了转,准备买一些衣服送给儿子。他希望儿子长大成为一名警察,不需要再以跑步为生。警察也曾是Mutai的梦想。

  “凉鞋哥”阿莫尼,训练时穿上了新买的跑步鞋。他的蓝色凉鞋战靴光荣退役了,作为纪念品送给了中国朋友。

  来源:深一度

责任编辑:张玉

库尔勒4个多月可以做无痛引产吗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